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伤逝

时间:2018-07-26 我的初恋女友是我大学的同学,很纯情、也很清秀。我们在九十年代中期首都的春天里携手,到冬天才有了摄人心魄的初吻。最初在性爱方面她很害羞,在我的孜孜诱导下才一点点地开放起来。
最难忘的是有一次在一家小电影院里看电影,人很少,电影也并不精彩,我们都有点坐不住了,她依偎着我,手渐渐游移地拉开了我的裤链,伸进去握住了我的小弟弟慢慢抚弄,出乎我的意料让我吃惊的是,她居然会突然俯下身去,用她的樱桃小口含住了挺立的小弟弟吞吐舔舐,湿湿热热的,那种当众偷情的感觉让我激动万分,要知道她一直是很不情愿这样做的!
我的小弟弟在她的嘴里穿插进出,犹如插入阴户,很快就到了高潮,在喷射的一剎那只是怕不好收场才把她拉了起来,一洩如注全射到前面的椅背上……
有了这种销魂经历真让人死而无憾!后来我和她分手了,她又有了更帅更优秀的男友,现在想起来真是有点后悔,当初没射在她嘴里!
她现在在一座中国最现代化的城市里做宣传工作,也算小有名气了,名字就不提了以免麻烦──只是以人格保证此文的真实性,与各位共勉。
※※※※※
山城出差,很晚了才从一家郊外的大厂赶回市中心,正好碰上工人示威,把交通全部堵住了。把工厂的司机打发回去,路上拦了一辆出租,选择了一条山路慢慢转会市中心得酒店。
这里的出租车大多是一种体积极小的「长安」,我坐在司机的后面,需要把腿伸到另一边秘书的位置。车子慢慢在山路上爬行着,经过一天的谈判,我和秘书都十分疲倦,她把头放在我的大腿上养神。
突然,我感觉到一个温热的小手在大衣下抚弄我的「弟弟」,慢慢的,我的裤链被揭开了,她开始直接抚摸我的「弟弟」,看着前面只在咫尺的出租司机,我尽量保持镇定,和司机随便聊着天,身体确是既兴奋又紧张。
突然,秘书将头埋在了我的大衣之下,默默地用嘴轻轻佻弄我的弟弟,我的天!这种刺激太奇妙了。过了一会儿,她停了下来,拉上我的裤链,抬头娇憨的看了看我,恶作剧似的笑了笑,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,我却是慾火焚身。
回到酒店后的战斗当然……异常剧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