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让别人分享妻子

时间:2018-07-26 让别人分享妻子一连3年过去了,小高每到市区,只要得知我在家,就会来,他每次来,我们三人都心照不宣,我都配合小高,对我妻子展开轮奸,在小高三年的元精的滋润下,雯的脸色是越来越红润,仿佛活回去了三年。身段越来越柔美,眼神越来越妩媚,时间久了,我妻子开始叫小高做小老公,一方面,说明她在享受着两个男人的性爱,一方面,小老公的称呼,表示激情也在消退,我知道,我妻子心理上预示着,她需要新的刺激了!
后来小高外出打工,一年都难来一次了,妻子有时候想起他,心理开始歎气,我望着妻子动人的肉体和她眼神裏新的渴望,我内心一个新的计画又开始了。
上次我朋友不是企图姦淫雯吗?我何不把那个朋友叫来一起享受妻子丰满的肉体呢?
哪知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妻子后,妻子坚决反对,理由是,你们关係太好了,要是一起享用她,以后日常的交往不但尴尬,也会失去朋友之间日常交往的一些乐趣,也许得不偿失,找男人,到处都有,何必去改变身边朋友的关係呢?汗!妻子说的真有道理,我就取消了这个计画。
虽然想干我的妻子的男人确实很多,但是要找到合适的也并不容易,后来在网上物色了一个本省的姓罗的大学生,那小子看了我妻子的资讯后,十分大胆,只身乘火车来到了我们居住的城市,按我们的要求开了房间,妻子问我去不去?我说,人家这么老远赶来,也不容易了,就让勇敢有心的男人得尝所愿吧,我把妻子打扮了一番,并短信通知罗,告诉他,别穿衣服,光着身子在宾馆等,我妻子一进门,就给我把她给扒光!
我们如约到了宾馆,敲开房门,果然见到一个光身子的年轻人,他一见到我腼腆的妻子,眼睛一亮,真的一手给挽在怀裏,一手扣住我妻子的下身,按到了床上,我妻子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他吻的咿呀呀说不出话来,胆子也真大。
虽然还是学生,但是罗的性经验十分丰富,罗并不急色,他準备了香肠和黄瓜,还有临时叫我带去的红酒,他阴茎一般大小,肤色油黑,说话很甜,我和他一起躺在床上,他叫我妻子坐到写字台上,翻起绿条纹的罗裙,阴门对着我们两个,叫我妻子先自摸!我妻子之前虽被男人姦淫过了,但是骨子裏还是个传统型女人,对着我们2个男人自摸还很不习惯,但是还是依照他的要求,用手指翻弄自己的阴户,不一会,罗又把我妻子抱到床上,翻开妻子的小袄,开始拿捏妻子的乳房,然后扒掉了妻子的蕾丝内裤,把我妻子的两条白净的大腿扳开贴在床上,那模样活象钉在科研台上的青蛙,刺激抢眼,罗开始舔我妻子的下阴,不时用手去翻开我妻子的阴部,咋吧咋吧的吮吸,我妻子的淫水很快就被他整出来了,屁股下的床单开始湿了,妻子的两片因唇被他拉得老长,这时,罗就用香肠和黄瓜插我妻子的阴户,把红酒灌进妻子的阴道,我妻子随着他的玩弄,渐渐的步入佳境,淫叫声声入耳,补充一下,我妻子特别会叫床,那声音特别惨,撕心列肺,又好象是遭遇到了女人最惨厉的轮暴。
妻子的目光开始迷离,罗见时机已到,就把我妻子架在两个床铺中间,让我妻子上身架在床上,下体悬空,被双手搂住,罗的阴茎从下面慢慢插入了我美丽娇妻的阴道,我妻子,又被第三个男人插入了!
整个过程我基本上只是在边上看着,也许我妻子很刺激,但是我自己并没有想像中的那样激情,他们干着的时候,我居然还有心思去看罗带来的他的所谓的身份资料(学生履历、所学专业等等材料)
妻子在被罗插入后,正好上身伏在我大腿上,见到我高昂起的阴茎,就用口含住了,可没含多久,因罗要变换姿势,妻子被他摆到了另一张床上。
当所有的姿势都玩了,最后的姿势是传统的男上女下,罗便伏在我妻子软绵绵的肉体上开始了奋力的抽插,年轻体力足,连续抽了二十多分钟,才泄了,罗怕我妻子怀孕(其实正好是安全期),只好把精液射到了我妻子白净净的肚皮上,一小部分粘在妻美丽柔顺的阴毛上。
罗刚拔出阴茎,我就迫不及待的补位了,我没有玩什么花样,就直接抽插我妻子早已发烫的阴道,也不停歇的连续抽插,目的是把我妻子送上快乐的颠峰。我怒射了,没拔出来,全部射到了我妻子肚子裏。
洗完了又再战,这次我想我试试合力操我妻子,象网站上的那些淫秽图片一样,把两根阴茎都插入我妻子的阴道,罗示意我仰面躺下,我妻子扒到我身上,我从下麵先插入我妻子的阴道,再由罗从我妻子的背后插入,这种姿势叫夹心饼乾。但是试了好几次都失败了,原因是黄种人的体形根本就难以採用这种方法插入,总有一根阴茎被掉在我妻子的阴道外,只好放弃了。
后来罗拿来肥皂,和着我妻子的淫水,不断的抚摩我妻子的菊门和阴道部位,把我妻子的会阴部位弄得很湿滑,妻子伏在我身上,享受着罗的抚摩,也乘机稍微休息下,不料我妻子忽然惨叫一声,喊痛呢!原来罗竟然把阴茎狂插进了我妻子的屁眼,也不管我妻子同不同意,就这么干了,之前,我试过了很多次,妻子都不同意干她后门,原因是怕痛,这次,嗨~~我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感谢他了。
果然,我妻子回头骂了罗一句,罗赶紧伏到我妻子身上,抱着她连连道歉,道歉是道歉,可罗并没有把阴茎拔出来,我在下他在上,就这样合抱着我妻子,静静的躺着,都不动了。
良久,妻子依然喘着粗气象死了一样在我身上不动,罗估计我妻子疼痛减退后,就开始在我妻子肛门裏轻微的动了起来,我的阴茎本来是一直插在妻子阴道裏面的,罗一动,我就很快感觉到了,妻子又叫了起来,可是再没有骂罗了,估计是有了快感,首先我的阴茎是被罗在上面带动,直感觉到妻子的阴道缩紧了很多,三具性器彼此挤压,把我妻子的柔美阴道和肛门撑得满满的,妻子的下体集聚热量,比单个的插入热多了,我们也慢慢开始有了一些经验,两支阴茎开始配合着进去自如了,越来越熟练了,开始加快了抽插的节奏,两根阴茎隔着妻子肚子裏的一层隔膜,在各自的领域内发威,我妻子被这种全新的感觉刺激得全身发烫髮抖了,快,快,快,来狂搞我啊!妻子要快,是因为她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敏锐,我内心喊快是怕我比罗先射,罗大概心思也一样吧,我们都各自发出了吼声,我先坚持不住了,当时只感觉到一股来自于骨髓深处的热流快速的沖向阴茎,在龟头顶端十分酣畅的崩溃出来,我射了,射在我妻子的阴道深处,罗也是野兽般的吼了一声,他也射了,我妻子本来是狂呼不断,随着我和罗的喷射,她夹在我们中间,象被电击了一样,身体急剧的连连向上起拱,像是要把压在身上的男人掀开,但是被罗死死的压着,没能如愿,只好两条腿尽力的向后蹬蹬蹬,看那样子,我想笑,但是笑不出来,我身上压着两个人,作爱的时候没啥的,一射完,就感觉到出气都困难了。
我们夫妻被罗压着不能动弹,我示意罗起身,罗才一放鬆,我妻子用力挣脱出来,滑到了床边,四仰八叉象死人一样不动了。淫乱的下体,已经湿透了,本来漂亮蓬鬆的阴毛,此时也不复形状,粘着白色的精浆,丑陋的耷拉着。
等他休息了好一阵子,罗才把我妻子抱起走向浴室,也不知道他们在裏面又干了什么,好一阵才出来。
讲好了我们在宾馆睡一晚,所以我就让妻子陪罗睡,我睡另一张床,我没有要求去跟他们一起睡,说实在的,我感觉到那张床被淫水湿了好几大块,太髒了!而罗和我妻子不觉得髒,盖着被子,罗边跟我妻子说话边抱着我妻子还在抖动。我妻子不时在笑,放肆的随罗将她一次又一次的姦淫,我奇怪妻子不是早累了吗?怎么精力还这么好?
我的担心真是太早了,当我在睡梦中醒来一次时,看到罗和我妻子还在奋力做爱!
黎明之前我又醒来一次,看到他们还在说话,被子裏罗伏在我妻子身上,正在缓慢而有节奏的起伏,我晕!
早上8点,我带我疲倦的妻子离开了宾馆,回到家裏,妻子稍微做洗刷,竟然去买菜準备做午饭了。
当晚,我抱着娇妻就问,昨晚做了几次,妻子说:6次!
我说你累吗?妻子说身体上有点累,但是人很兴奋,顶着点就过去了,人家这么远来一躺,不容易,就让他姦淫一整晚,没啥的,而且罗知道我妻子是安全期,也就把5次精都射到了我妻子的体内,射完就睡,谁也没有去洗,醒来就做对我妻子进行姦淫,我妻子说,她的下体整晚就没停过,被浓精灌得到处都是。
我想也是。
最后我要补充的是,这小子就那一晚的时间,居然爱上了我妻子,后来通过短信往来,2人难分难解,我对此大为光火,费了很大的力气,经历了几次反复,才把他们的关係给掐断了。这个过程我只能说一句,三个人都是痛苦的!